秒速时时彩 官网私人餐馆探索世界上7个与艺术世

  如果你在餐厅的地上看到一个黑色垃圾袋,上面竟然有鸽子在拉屎,还有一个警察在默默的观察你,你会很嗨吗?还是认为倒霉透了?对,这就是今年“全球50佳餐厅”榜首的Francescana餐厅,鸽子是上海GUCCI展“艺术家在此”背后的艺术家——卡特兰的作品,垃圾袋是Gavin Turk的作品,警察则是Duane Hanson的写实雕塑,这些艺术品共同的主题都是真实性与身份的问题,餐厅老板Massimo似乎在围绕着“神化”与“厨师”的身份展开双重探讨

  现在,新一代艺术家正在开设或经营商业餐厅或晚餐俱乐部,而新一代的料理人也在不断地拥抱艺术。一方面,作为艺术家的个人实践,无法避免与吃喝的空间发生关系,另一方面,食物作为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艺术是其永远不会缺席的调味。其中一些是以食品为主导的艺术概念,另一些是创造力和商业的更直接组合,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列举出哪些艺术家与食物的空间发生了关系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厨房|向圣女特蕾莎致敬》(Marina Abramović,The Kitchen I from the series The Kitchen,Homageto Saint Therese),2009 © Marina Abramović / BILD-KUNST,Bonn - SACK,Seoul,2016,Courtesy of the Ma..

  厨房的空间对于很多人来说带着家庭、故乡熟悉的味道,而艺术家在为这个一直深深吸引着她的主题作准备时,翻阅到了著名的神秘主义者亚维拉的德兰(St. Teresa of Avila,即圣女特蕾莎)描述自己在教堂和厨房里煮汤时发生自行悬浮的日记。其中一段出神入化的关于漂浮的描写,让十年前读到此文的阿布拉莫维奇萌生了将自己熟悉的、世俗间的厨房主题,与圣女特蕾莎充满神性、抵抗性的灵异行为进行结合。当她在西班牙发现了那间废弃的修道院和厨房时,一切都开始变得那么顺理成章

  她说:“如果你有一个真正悲惨的童年,你成为的艺术家就越好——如果你真的很开心它就会变得与众不同,没有任何东西来自幸福。我的母亲和父亲是政治野心家。他们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民族英雄,有一个孩子不在他们的议程上,所以他们只是把我送给了我的祖母。有一天,我在等奶奶。她在教堂里祈祷,我从书里看到了漂浮的圣女。”

  “我整个童年都是在厨房里走来走去。厨房是我世界的中心。厨房是我告诉奶奶梦想的地方,也是她告诉我故所有秘密的地方。这是一个精神世界和日常世界相遇和混合的地方。”

  这家名为“味占郷”的餐厅,藏得很深。要不是2016年一场名为「趣味と芸術——味占郷」展览的举办,它也许就像一团谜般,消失在岁月之中。2013年到2015年期间,杉本博司在日本的《妇人画报》上共匿名连载了27篇专栏文章,主题名为「謎の割烹 味占郷」,里面这样讲道:主人公“謎の割烹店亭主”(神秘餐厅的老板)拥有一家只有4个座位的餐厅。餐厅没有固定菜单,会主动邀请日本的名流人士进行会餐,并根据每个人的个性设计与烹饪菜肴。除此之外,老板(也就是杉本博司)还会搬出自己的古董藏品,搭建出独一无二的就餐环境

  “药房2”,是艺术家达明·赫斯特餐厅的名字。之前在他的纽波特街画廊开幕时,他将自己手绘的药丸和鲨鱼玻璃杯分配器融合到不同寻常的效果中。大理石地板上点缀着独特的药丸,而赫斯特的“医药柜”和“Kaleidescope画作”的作品则在酒吧上方挂着一个临床凉爽的霓虹灯标志,上面写着“处方”。在墙上是赫斯特自己的私人收藏和他的一些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而在菜单上是与当代艺术融合的经典欧洲菜单,比赫斯特的艺术更直接

  一盅好汤,一例好鹅,一盘好鸡,一道好青菜——组成了粤菜的四大经典本味,而代表着粤菜最高水准的四大要素:时间、技法、食材、理念,分别在粤界餐厅的四道菜中做到了极致

  在粤界餐厅之中,将中国山水远行至全世界的大艺术家徐龙森,把他的山水绘画与装置呼应。入口处的山水装置呈云雾之气,而进入大厅,其绘画作品与柱式装置交相辉映,装置如山,顶天地磅礴,绘画如水,携气韵生动。徐龙森更是亲笔题“粤界”二字,为餐厅打造独一无二的标识,字体为金色,更是呼应了作品本身

  粤界餐厅的创立,不仅更新了都市新中产阶层的健康饮食观,也创造了全新的生活美学体验和态度。艺术更是以一种恒久的姿态进入粤界餐厅

  艺术家Dawn Weleski和Jon Rubin的匹兹堡餐厅提供来自与美国“冲突”的国家的食物(业主决定冲突的定义)。过去,他们在阿富汗,委内瑞拉,朝鲜,古巴和巴勒斯坦的周围搜寻菜单。目前,该餐厅专注于伊朗的菜肴,如鸡肉炖新鲜和干果。冲突厨房深受当地创意人士和思想家的欢迎——同时兼具餐馆和艺术项目的吸引力。但是,就像任何好的艺术一样,它在一些选择的过程中也引起了争议

  随着十一道精致的怀石料理慢慢上桌,十一场不同的“自然之景”慢慢展开:青枝叶茂、红叶似火、翠竹落英、瀑布激流、繁花盛开……餐桌上的影像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一根根枝条从器皿上“长”了出来。从器皿中诞生的鸟儿发现到从周围器皿中诞生的树木时,就欢快地停到树枝上。桌上与周围被创造出来的世界会受到观赏者行为举止的影响,当观赏者静止不动时鸟儿会停到他的手上,而当环境变得吵杂时鸟儿就飞走不见。teamLab提出了艺术新的可能性——你是否想过真正融入作品、化身为其中的一部分

  teamLab创始人猪子寿之认为餐厅最迷人之处在于观赏者完整的艺术体验:“每一道料理都与一个不同的场景相对应,在你面前里呈现出的世界,可以与其他人面前的相融合,一个全新的世界就此生长出来。这种沉浸式空间,会给人们一种与自然美好的体验。在不经意间,艺术的确改变了当下的世界。”

  2018年4月,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出版了自己的食谱——《Studio Olafur Eliasson: The Kitchen》。这本食谱里,埃利亚松记录了在“厨房”里研发的100道素食的烹饪做法,以及与艺术家、厨师和员工们的有趣对话。这个厨房,就是他的工作室。菜谱中使用的许多蔬菜都来自工作室楼顶的菜园里。埃利亚松的工作室里,食物和艺术不仅是平等的,也是不可分割的,它们使用着艺术创作时所用的各种材料。它也是艺术家的一个持续艺术项目——“Take Your Time”

  “我的父亲是渔船的厨师,我妹妹也是厨师,但是我是个很糟糕的厨师。我学会了用艺术表达自己,艺术是我的语言。同样的,一个好厨师也有语言,这和艺术是一样的。”

  我是索邦大学法国文学博士马莎莎,850年的巴黎圣母院被烧掉了什么,问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