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馆400平江景豪宅开“私房菜馆”邻居被逼到

类别:网络访谈    发布时间:2019-01-12 10:24    浏览:

  “砰、砰……”早上8点半,琳芳再次被一阵拖凳子的声音惊醒,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听着楼上传来的叮叮咚咚的声音,觉得这样的日子,再也过不下去了

  仅一个月时间,一家入住在浦东新区家化滨江苑居民楼里的“私宴”(又称私房菜),就把这个小区原本和睦、静谧、安全的居住环境破坏殆尽:大量涌入小区的车辆,不断出没的陌生人,带着酒气在电梯里嚷嚷的各色食客…

  “我当时在国外,看到小区群里说这个事,特意回来的,当时希望能够协商解决,却没想到,解决的难度这么大。”琳芳说

  6月8日,刚回到上海的琳芳信心满满,她一度觉得,只要好好协商,总有办法解决问题。然而,沟通的结果却令琳芳十分失望,楼上的房东表示,自己的租房合同上明确写着不能做餐饮,但租客是否在做餐饮,他也无法认定

  居住在楼下的琳芳不得不忍受私宴所带来各种困扰。而这一切,在琳芳在一楼遇到一个声称目的地是自己家的陌生人那一刻,彻底爆发

  “大概是6月13号的晚上,我在楼下遇到了一个陌生人,我就问他,你是去哪里的?结果他报出了一个房号,就是我家。”琳芳直接拦着了那个陌生人,不让他上楼,对他说:我就是这户的业主,你到我家拜访谁?她报警了。开设私宴的老板不得不出面。然而,这一次沟通,双方收场的方式并不愉快

  “那天之后,我感觉怕极了,因为我家就在这家私宴楼下,我骂也骂不过,打又打不过,他们又知道我家的位置,我该怎么办?”琳芳先是送走了自己的孩子,又买了防狼喷雾等民用安保设施

  她甚至曾央求物业,自己愿意出钱,能不能多雇一些保安,把这些前来用餐的顾客挡在小区门外

  然而,几天僵持之后,她决定认输,离开自己的家:“我准备把这里租出去,自己出去借房子住,我只要想到这个事情,就感到压抑,我必须把这篇翻过去。”

  住在私宴楼下的琳芳,决定一走了之。但住在私宴楼上的海晴(化名),却因为暂无搬离打算,被迫整晚紧闭门窗,防止油烟侵入

  她已经近一个月没有享受自家的临江阳台了。楼下阳台上客人的喧哗声、饭菜的油烟味以及酒气,使她购买的江景房,彻底丧失了意义

  “这其实已经不是我们小区第一次遇到私宴了。”滨江家化苑业委会成员钱太太介绍,早在2016年,该栋楼501室就曾因开设私宴,被业主举报,“501的情况非常明显,有巨大的排烟管道,所以被城管上门拆除了,同时被拆的还有超规格的灶台”

  家化滨江苑的物业公司——上海上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蔡经理,以及塘桥香花桥街居委会的钟书记,都佐证了钱太太的说法

  “居民曾经向我们投诉过小区里面开设了两家私宴,作为居委,我们所能做的事情就是调解、上报。去年到今年,我们为501室不知道上门了多少次。另一家我们也上门过,但是他们不开门,我们也没办法。”钟书记说。 同样感到困扰的还有小区物业,蔡经理告诉记者,因为相关部门没有认定,他也不能说居民反映的这几户人家确实在开设私宴,但是,从物业管理的角度讲,这几家的状态确实比较异常

  “我们上门去问,人家就说自己是在家宴请客人。这个也是大哥,那个也是大哥。但是,正常人家,谁天天请客呢?”蔡经理说

  “巅峰的时候,我们的物业记录去他们家访客的车辆一天有七八辆。后来他们发现我们在记,就开始乱报访客对象,还被业主撞见过。再后来,车辆连小区门都不进了。车子直接将人带到小区门口,人进小区了,车子开走了,他们这样做,我们物业总不能拦着。”蔡经理说

  “我们现在只希望,赶快修好我们小区的监控系统。只要电梯里有监控了,谁去哪家就一目了然了。”蔡经理感慨

  那么,琳芳楼上这家坚称自己是在宴请宾客的人家,到底是其所称的那样,是在招待亲友呢,还是对外经营呢?日前,记者以食客的身份对该私宴进行了暗访

  在敲开该户人家大门后,记者率先表示:“我们听说这里有私宴,想过来看下环境和菜品。”

  细细打量了记者一番后,开门的男子拉开了原先半掩着的房门并呼唤其伙伴:“老板,有人来看环境的,要订餐。”

  进门后,记者观察到,原本400平米的住宅被划分成4个区域,最多可同时招待两批共24位宾客。进门后的左手边就是一个敞亮的桌球房,往里走几步,100多平米的客厅内放置了一个可供16人同时用餐的圆桌,圆桌的一端连接着一个半弧形的吧台,长约两米的大理石案台上放置了一些茶具,圆桌另一端的墙上架设了一个投影仪,老板称这是为了方便宾客在用餐时谈业务而设的

  客厅沿江的落地窗也被店家合理地利用起来,一个六人位的茶几置于窗边,方便宾客在餐前饭后的茶歇小憩,饱览江景。而在走廊的尽头则是另一个可容纳6人的小包间和一个日式的棋牌室,也可以欣赏到江景

  该男子表示:“我们这里主打融合菜。我们粤菜、西餐、法餐都有的,关键是你要什么,我们就帮你做什么。”

  该男子回答:“我们这里的收费是500到600元一位,如果人数多的线元一位。如果你们需要分餐制我们也可以提供,但是收费就是1000元一位了。我试过十几家私宴的菜品,都没有这家好吃。而且,我们这儿的江景也是‘沿江私宴’中最好的。”

  与此同时,这名光头男子还向记者介绍,在服务上,将会有三位服务员同时为两批客人服务,并提供水果茶歇等,完全可以保证服务质量。此外,老板还表示可以帮客人开具相关用餐发票,但其中收取发票服务费的数额并没有明确表态,只是称不会很多

  “如果你们有需求,我们还可以帮你叫游艇。”该男子说,“麻将室使用是要收钱的,茶室收费标准看你们喝什么茶。”

  小观查询某订餐平台后发现,在居民楼里开设“私宴”、“私房菜”的做法,在上海并非少数

  “私宴”的级别普遍比“私房菜”高一些。开设的地点一般在某某别墅、某某顶级楼盘、高档小区等

  然而,与高价相左的是,在订餐网站上,对“私宴”的吐槽也有不少,集中在环境恶劣和食材得不到保障方面

  业主们告诉记者,为了能够保护自己的权益,他们曾多次向相关部门投诉。然而,投诉的效果却并不十分显著。为何会出现如此的情况呢?记者分别联系了业主曾反映的两家单位——塘桥街道城管中心以及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塘桥街道城管中心王副队长告诉记者,今年,城管中心一共接到了该小区两次相关投诉,一次是6月2日,另一次6月8号,城管中心工作人员也分别登门检查两次,分别在6月4日,6月29日。根据城管执法的相关管理条例,业主投诉的问题主要为改变物业使用性质,即居住用房改为了非居住用房

  然而,王副队长坦言,“上门调查后,尽管我们进行了拍照取证,但是由于问题比较新,我们在执法过程中,也遇到了困惑。”

  王副队长说:“这个房间不像是一些公司用房,房屋格局被改变了,门口有牌子,里面有办公设施,我们很好认定。这个房屋的格局几乎没改变。屋子里的主人称自己就是为了请客吃饭,并没有改变格局。我们咨询了相关的法制方面的人员,发现对于这种新兴事物,我们是缺乏认定标准的。每个人看法都不一样。”

  对此,浦东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我们的工作人员去现场调查发现,里面确实有一个大台面,但是仅依靠一个台面,并不能认定其为经营行为。下一步,我们将针对投诉情况进行深入调查,一旦查实违法经营行为,将依法严处。”

  面对执法困境,王副队长告诉记者,塘桥街道正在寻找进一步解决方案:“这个问题中其实还涉及到了对外经营、消防隐患、外来人员进出频繁等问题。我们现在也在申请,是不是从综合治理的角度出发,从街道综合整治入手,从总体上解决问题。”

  监管难,抑或有特色、消费者认可度高,都不应当是无证照“私房菜”成为“法外之地”的理由

  根据《食品安全法》,无证照从事食品生产经营活动是违法行为,上海市食药监局食品餐饮监管处副处长张磊表示,法律是严肃的,“私房菜”如果查实无证照经营,就要受到严惩

  然而,在严格监管的同时,对于未来有潜力和条件走上正规经营道路的业态,监管部门也应当伸出援手,而不是搞“一刀切”

  不过,“私房菜”要办理临时备案,门槛不会降低。其经营的食品种类将受到“负面清单”的限制,不得经营毛蚶、炝虾等法律法规禁止经营的食品,也不得经营冷食类食品、冷加工糕点、生食水产品、凉拌菜和预先拌制的色拉等高风险食品,产生油烟、异味、废气的热食类食品和糕点类等可能影响周边居民正常生活的食品也在禁止制售的食品名单中

  除了对食品种类有严格限制,对临时备案的小型餐饮服务提供者,监管部门还对其经营场所、加工过程、制售能力等方面作了具体要求。比如,要求其经营场所不兼用于个人日常生活,防止待加工食品与直接入口食品、原料与成品交叉污染,避免食品接触有毒物、不洁物等



相关推荐: